首页 >

P2P平台相继出事 地产商控制P2P平台非法吸储崩盘

来源:中视选房网 发布日期:2015-03-17 09:33:25

业内人士称,P2P网贷行业如今已严重混乱。原本是通过互联网便利,解决银行服务无法顾及到个人、小微企业贷款理财的中介服务平台,如今变成很多投机者违法犯罪的机会。

今年1月,济南、北京两家关联P2P平台相继出事,相关责任人被抓。记者经过十多天调查,以期以里外贷、上咸bank两家平台为例,一窥P2P行业乱象。

一位网名叫“key”的北京单身母亲和她14岁的儿子度过了一个“清冷”的春节。2014年初,“key”将全部积蓄70余万元投入“里外贷”P2P网贷平台,以赚取40%年息的收益。不想生活却因此陷入困境。

今年1月22日,“里外贷”法人代表孙友卫发布消息称:因借款人高琴被济南警方控制,所借资金无法按时偿还,所有到期兑付资金暂停提现。1.8万名投资人和9亿多元代收资金顿时没了着落。“key”也是受害者之一。

据北京警方证实,“里外贷”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被立案调查,相关涉案人张杰、高琴、孙友卫等人已被抓获。张杰、高琴夫妇经营房地产,是“里外贷”最大的借款人。

数据显示,2013年6月上线的“里外贷”平台,截至2015年1月21日,总成交量22.48亿元,待收本息共计9.34亿元;平均借款期限5.56个月,综合年化收益率39.77%。

投资者

被40%高年息“诱惑”

来自江西的投资人“dan”正是被近40%年息收益所吸引,去年年初,将他准备结婚的14万元积蓄投入“里外贷”。

这个年息意味着,投资10万,一年可以赚取4万利息。“dan”说,他一年获得的利息,几乎和他的薪水持平。

北京的“key”最初并不知道网贷业务,后经朋友介绍,她把70多万元存款提出来投资“里外贷”,一年复利计算,则共赚取40多万元。

“里外贷”和上咸bank均属于高息平台。据“网贷之家”(网贷第三方论坛)副经理罗熙说,几乎没有一个正规行业能支撑年40%利息的借贷。

罗熙介绍,截止到今年1月,全国共有1600多家P2P平台,平均年化收益为18%。稳定的网贷平台,年收益率偏低,在8%左右。而众多出事的平台,高息占大多数。

高息是一些新网贷平台吸引投资者的手段。某贷网曾公开宣传,高息是平台自己出资给投资人的奖励,并非借款人来支付。

2014年上半年,“小狸”开始关注“里外贷”平台。她发现“里外贷”未到期的债权可以转让,她在别人的指点下,开始倒卖债权赚钱。她低价收购未到期的债权,等到期后兑付,赚取差价。这样一倒手后,债权收益更高。

短短半年时间,小狸借此赚20多万元。2014年底,“里外贷”风声鹤唳,论坛上不断有人曝光“里外贷”内部运营的问题,群内很多人开始低价转卖债权。

“小狸”说,很多投资者都知道高息平台风险大,但又都自认不是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热衷于快进快出的她,不幸“踩雷”。

罗熙认为,现在很多高息网贷平台都是在做“击鼓传花”的游戏。

借款人

实际控制“里外贷”

至今,“里外贷”网站仍能打开注册会员,网站首页上,“半月谈探究‘里外贷’——共筑中国P2P”的宣传标语放在通栏广告中。

作为借贷中介平台,“里外贷”将借款人的信息发布到平台上,称为“发标”,投资人看到后,在网上投资,称之为“投标”。

“里外贷”标的项目没有标注资金用途和借款方的信息。其中多数项目标的注明为:“××地产公司借款标”,没有备注详细信息。

据网贷之家统计,在“里外贷”9.4亿元代收项目中,只有8个人在借款。截至2014年底,累计的借款人41名,最高借款人融资数据累计4.69亿元。

罗熙表示,较正规的P2P平台,借款人众多也信息分散,借款标的也以数十万到数百万元不等。如果一个网贷平台借款人少,很可能涉嫌自融。

在“里外贷”网站上,在“成功的借款”项目中,排名前100位的项目,有两个借款人的名字出现得最为频繁,这两个人是高琴和张杰。

据北京、济南警方证实,张杰、高琴夫妇是“里外贷”最大的借款人,该平台的资金绝大多数流进这对夫妇所属的山东鼎达房地产公司和济南清大华创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大华创公司)。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这对夫妇并非仅仅是“里外贷”最大的借款人,而且还实际控制着“里外贷”,张杰的父母张文堂、刘守兰长期以来是“里外贷”最大的股东,占股99%。这意味着,“里外贷”并非一般的P2P网贷平台,而是这对夫妇的融资渠道。

高琴于1994年成立山东鼎达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任董事长。2007年,山东鼎达装饰公司(山东鼎达房地产公司的股东发起人之一)变更董事长和经营人员,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高琴变更为刘守兰,孙友卫、张青成为监事。

孙友卫正是“里外贷”的法定代表人,他还担任过高琴其他公司的高管。

2005年,25岁的山东文登人孙友卫担任山东鼎生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经理。该公司即是山东鼎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投资成立的,第一任董事长为张杰、后变更为高琴。

2013年,孙友卫、赵彬等三人在北京注册成立北京众旺易达网络科技公司(以下简称众旺易达公司)。公司发起股东为张文堂、刘守兰、孙友卫。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孙友卫占股1%,另外两人占股99%。

据济南警方人士证实,张杰的父母张文堂、刘守兰分别在张杰、高琴所属的十多家公司中交叉任职。“里外贷”高管也证实,张杰、高琴的24岁的女儿张潇丹,曾在众旺易达公司任职,人称“小张总”。

另据内部人士透露,“里外贷”日常经营活动均由张杰、高琴遥控指挥,重大活动公告、发标项目也要张、高二人审核。

而“里外贷”组织投资人、借款人见面会,张杰、高琴则以借款人出面接待。

“上咸bank”

被查导致“里外贷”停摆

“里外贷”出事后,投资人得知,“里外贷”的最大借款人张杰、高琴夫妇也是另一山东P2P网贷平台“上咸bank”的最大借款人。“里外贷”出事前一周,1月16日,上咸bank因无法兑付到期资金被济南警方查封,高琴也被警方控制。据了解,济南警方迅速冻结张、高二人的账户,从而引发“里外贷”无法提现的连锁反应。

据济南警方证实,上咸bank所属的山东上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咸投资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被立案调查。

上咸bank成立于2013年12月6日,截至今年1月16日,营运一年时间,尚有1.62亿元待收款。平台官方发布的借款标中,综合年化收益28%。

据上咸bank投资者维权代表“海寿法师”说,他们对上咸的借款标进行核查,实地走访标的上注明的借款企业,这些企业均表示从未在上咸bank借过钱。

济南警方证实,张杰、高琴夫妇也是上咸bank最大的借款人,该平台的资金流向与“里外贷”一致,均进入该夫妇的房地产公司。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上咸bank与“里外贷”存在关联,也涉嫌为高琴夫妇的融资平台。

去年4月和5月,济南华仓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和山东省万军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入股上咸投资公司和众旺易达公司。一名叫刘怀军的男子分别是这两家公司的监事和经理。

据内部人士透露,上咸bank也是由张杰、高琴控制的。2014年开始,两人看到“里外贷”净流量过大,难以抵御风险,因此成立上咸bank。上咸的法定代表人王鹏飞据称与高琴有亲戚关系。

另据北京的投资人透露,他们向北京警方咨询案情时获知,孙友卫与高琴同样具有亲戚关系。

资金流向

或向境外转移

2月8日,位于济南历下区的长岭花园地块尚未动工,仍是一片荒地。

高琴为法人代表的清大华创公司获该地块建筑用地规划许可证,总建筑面积163094.42平方米。2011年,这个地块的土地出让金为2.83亿元。

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长岭花园项目有两栋楼与山东高速、山东省林业局、济南市粮食局、司法局等签署团购协议。不知何故,2011年之后,上述单位的团购人纷纷退款。项目至今也没有开工建设。

但依托这一项目,高琴和张杰在“里外贷”、上咸bank募集大笔资金,另外还通过长安信托和新华信托分别借款1.5亿元和7000万元。

由于到期未还款,2014年7月,济南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判决冻结、划清清大华创公司及高琴的银行存款人民币1.6亿元整或查封、扣押其同等价值的财产。

从信托公司借的2.3亿元,以及从两家P2P平台募集的10亿多元,这些资金去向何处,至今仍是一个谜。两地警方已正在办案为由,拒绝回应此问题。

但有业内人士表示,即使高琴真的利用网贷平台募集资金开发房地产,两个平台年息40%左右,按照楼面价1亿元计算,长岭项目全部卖出去赚取的利润也不够支付利息。

目前,张杰、高琴名下的济南清大华创置业公司、山东秀苑文化艺术传媒有限公司、山东鼎生农业科技发展公司目前均被济南警方查封。两人名下的三处房产也被警方贴上封条。

据知情的人士称,张杰的父母及女儿都已移民新加坡。去年下半年,高琴用女儿的名义在上海自贸区注册三家公司,注册资金均达数千万元。

“海寿法师”怀疑张杰、高琴有向境外转移资产的嫌疑。

( 原文刊载:中视选房网 ; 选稿编辑:北京站 )

热点楼盘

互动论坛